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并且告知对方不允许此种做法
* 来源 :http://www.fliedaa.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07-08 19:51

东南快报记者辗转联系上了“圈地”村民赵建林。他在电话中介绍,自己早前和另外一位村民,向村里承包了几十亩土地,但因为相互之间都很熟悉,大部分只在口头上达成协议,只有一部分有简单的文字合同说明(但村委会主任表示对此并不知情)。

沙堤村村委会赵主任告诉东南快报记者,去年11月份时,村民赵建林带着几个人,前往沙洲地围起了栅栏,称是要开发做农业生产。“围了有百亩吧”,赵主任介绍,当时养殖户们进行了制止,并且上报至村委会。“因为土地归村集体所有,所以我们当时也出面协调,制止了赵建林等人的行为。”赵主任说,虽然赵建林等人自称和生产队有过协议,但村委会毫不知情,因此并没有允许对方的圈地行为,要求其保持现有状况。

沙洲地一望无际,有草地有河流,细心观察便可以发现,地面上有一些栅栏围起。据沙堤村村干部介绍,沙洲地为村集体用地,面积约有千亩,很早以前就被村民用于奶牛放养。两个月前,包括赵建林在内的3个本村村民,因土地和养殖户们产生了纠纷。

兽医的诊断结果,也初步判断奶牛的死亡是中毒所致。目前,上街(高新区)警方和闽侯畜牧渔业局已介入调查。

赵明榕说,就在前两天,自家的3头奶牛突然都不进食了,自己心里一慌,赶紧找来兽医,“说是可能中毒了”,她慌忙请兽医给它们挂点滴,做治疗,但联想起两个月前出现的奶牛莫名死亡现象,她当时就很担心接下来这些生病奶牛的命运会跟上一次的一样。

赵建林表示,栅栏放下之后,因为之前有送了一车的树苗进去,而奶牛会跑到里边去啃食,所以后来又花了上万块钱把原有的土地继续围起。

据他自己介绍,在沙洲地拦上栅栏之后,沙洲地上的奶牛养殖户也曾跟他们进行交涉。“让我们不要把这边的土地给占了”,赵建林说,自己当时有跟奶牛养殖户解释了并往回缩了一些地,“不是我的地,我放宽一点,少种一点又没关系”,之后,村里也派人来跟他沟通了,让他暂时把栅栏放下,叫他不能再向周边继续围了,“让我们保持原状”。

昨日,阴雨天。凌晨4点,闽侯县沙堤村被唤为“沙洲地”的农场里,又被发现一头死牛,是养殖户赵明榕家的。算起来,这是她们家死的第5头牛了。

“怎么两次奶牛的死亡,都是在他们来圈地被阻之后?”养殖户们质疑,“八成是他们在草里面投了药,毒死了奶牛!”

赵明榕家总共养了15头奶牛,和其他6名养殖户一样,十多年来,她每天凌晨3点多便赶到农场,喂牛、挤奶。每头奶牛每天的出奶量平均为30斤左右,15头牛折腾下来,赵明榕约要忙上两三个小时。可两个多月前,赵明榕家有4头奶牛突然生病并最终死亡,小心翼翼地过了两个月后,没想到,厄运竟然再次降临。她告诉东南快报记者,这15头牛,是十几年来家里的全部经济来源,光购入就花了十来万,以往可以通过出售牛奶等经营方式来创收,家里六口人全部靠这些牛来生存,没想到碰见了这种事。

事实上,这“倒霉事儿”并不单单是让赵明榕给碰上了。农场里的其他6个养殖户,除了奶牛的死亡数量不同,几乎都有一样的境遇。

58岁的徐双春也是养殖户之一,她说自己再也见不到呼唤声响彻、自家牛奔走的场景了,她养了14头牛,却在两个月前的那次厄运里死掉了5头,现在自家的牛里,还有不知道多少得了病。据介绍,徐双春在此已经有30多年的奶牛养殖历史了,她说,数年之前,这片农场最多的时候,有将近30多户人家养殖奶牛,但随着部分村民将沙洲地围起来用作他用,奶牛的养殖规模也渐渐缩小,并陆陆续续有养殖户退出,因此现在总共只有7户在此养殖。

1月6日凌晨4点,养殖户蔡美凤(音)到农场里喂牛时,发现自己剩下的16头牛里,有一部分没有在进食。“不吃东西,我就知道是生病了。”蔡美凤也是养了十几年奶牛的人,况且在两个月前,他们遭遇了一模一样的过程,“都是先不吃东西,然后就死了。”据蔡美凤介绍,6日下午,自己家的两头成年奶牛便死了去。

闽侯县畜牧渔业局兽医站王站长昨日在东南快报记者邀请下也前往现场,在了解到奶牛生病的反应后表示,根据现有线索和综合诊断,初步可以判断奶牛确实是中毒了。

昨日,上街(高新区)公安部门也前往现场,对死牛、病牛分别取样,做进一步调查。

“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赵建林他们又来了。”赵主任说,自己便上报了镇里,找来镇里的执法大队,将赵建林等人围起的栅栏拆掉了一部分,并且告知对方不允许此种做法,没想到5号开始,便陆续传来奶牛生病的消息。

金先生是当地一名兽医,在第一次奶牛批量生病、死亡后,他曾到现场做过诊断。“是中毒的。”电话里,他很肯定地告诉东南快报记者,沙洲地里的奶牛,这么多年来不管是生什么病,养殖户常常会请自己前去诊断,但像这种较大规模的“中毒”事件,还是第一次遇见。

“不单是牛死了,现在还有好几只小牛也病了,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赵明榕说,“找都找不到”。

“奶牛的正常体温是38到39度,通常情况下生病会伴随有发烧现象。”王站长说,可是根据村民综述及此前兽医的说法,这些奶牛在生病后不但没有发烧,体温反而下降了,因此可以判断是中毒导致的。他还表示,近期国内并没有出现动物因瘟疫死亡的事件,因此可以基本排除牛瘟。但对于更具体的情况,他则表示需要法医做进一步的解剖和化验才能了解。

“没过几天,我们就有奶牛死了。”一名养殖户说,当时的奶牛死亡总量虽然有20多头,但并没有引起养殖户们的警惕,直到2015年1月4日,赵建林等人再次来沙洲地里圈地。

四日傍晚栅栏突然被执法队撤掉,赵建林自称也觉得莫名其妙,但他表示之前就已经听说了奶牛生病、死亡的情况,但不知道是什么问题,昨日上午他也刚听说了“又有牛出现问题”,赵建林说,他们只是承包土地过点生活,“为了奶牛的安全,我们连农药都不敢打,而且专门弄了那种钢栅栏,牛也钻不进去,就怕起冲突”。

赵建林说,和他一样在这片沙洲地上承包土地的还有6家,都是沙堤村村民,有一些已经在里边种上树木了,对于奶牛为何离奇死亡,他表示也希望警方赶紧查出来。

恐惧和不安在7名养殖户中扩散,他们选择了报警。根据东南快报记者向每个养殖户询问得出的统计,从两个月前开始的奶牛死亡事件到昨日上午的那只,沙洲地里确认死亡的奶牛数量为41只,分为两个批次。7个养殖户均认为,这两次奶牛的成批死亡,均和沙堤村另一伙村民在农场里圈地被阻有关。

自2014年11月份以来,沙堤村被唤为“沙洲地”的农场里,7家养殖户放养的117头奶牛成批离奇死亡。截至昨日上午,东南快报记者了解到,已经确定死亡的奶牛数量为41头。养殖户们怀疑,奶牛死亡的原因与两个月前赵建林等3个村民在农场里圈地未果有关。“我们怀疑是他们下药毒死了奶牛。”养殖户们猜测,“不然怎么两次奶牛死亡的时间,都在他们拉栅栏圈地被阻之后?”

下一篇:没有了